年轻的中产阶级。

最近在折腾买房子的事情。
要问家里要钱,要自己看看能不能出一部分,要去看房子,要做任何要买房子的人需要做的任何事情。当然,其实不是任何买房子的人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被 Edose 抓着看了好多《非诚勿扰》,其实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男人是前一阵子那个东北的语文老师。别人问他有什么兴趣爱好,他很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以前喜欢弹吉他,后来自己懒了就不怎么弹了。他还说自己向往很干净很单纯的感情。他还说自己做一些自己觉得对的事情然后跟学校的领导不是很合得来。他已经37岁了。然后台下的所谓老师就说,你要把自己变得和别人一样。当时我就觉得特别恶心。从大学开始一直到现在都特别干净地活着的男人,他不危害什么其他的人和事 ,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他只是感到有些迷茫有些痛苦,因为周围的人有时候不理解他,所以他就要变得跟周围的人一样么。

抓着 Edose 看了十多分钟的《God bless America》,比较血腥,估计接下来找个什么时间自己看掉它。

这个时代,我们辛苦地收看一样的电视节目,刷同样的新闻来源,为了自己不被社会扔下,为了自己能够和别人第二天有简单的对话。我甚至还接受过加起来整整 两天的培训,教我怎么准备和应付在电梯遇见上司或者同僚的几分钟尴尬的同乘。
去年实习结束吃饭的时候,有一个后台的女生说,我的梦想是做银行家/I dream of becoming a banker 。我当时差点就跳起来说,你知道银行家是什么鬼东西么 ,还是你只是做梦都想拿着个黑莓在机场里贵宾厅里一边回复邮件一边告诉身边的人希尔顿也不过如此。

其实我讨厌很多东西。我讨厌跟别人说起自己要买房子要比较这个那个,我讨厌跟别人说起这个电子产品究竟什么地方是优势什么地方是劣势,我讨厌要处理诡异 的 HR 提出来的诡异的计划。有些时候我想对这帮玩意说,请你们下地狱吧。

我依然不是为自己而活的人,只是我似乎愤怒了很多。

另,前面那篇果然还没有补完,大概其实从来没人觉得那东西会在一个礼拜里补完。

1 thought on “年轻的中产阶级。

Leave a Reply to boisde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