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看到一个非常突兀的人。

Published / by darkwhite / Leave a Comment

大概三四年前我还在香港的时候,住在青衣,把葵芳地铁站里的谭仔米线当成食堂。

有一天晚上下班,我没有多想就去吃个米线随便当作晚饭。店里只有一张双人台是空着的,我也没多想就去那里坐了下来,还记得那是我对面靠着玻璃墙和走道的位置。

没过多一会,我对面坐了一个女性。顺便打量了她一眼,非常突兀。

她用着大概是一台三星的翻盖机,应该跟我初中的时候是类似款;听着一个蓝色点阵屏的 MP3,也是大概我初中是流行的那种一个火柴盒的样子;戴着一个卡西欧的手表,就是初中小学的时候有点钱的学生人手一个的那种;耳机用的是一个全黑色的 Sony,就是那种普普通通杂牌耳机的样子,但是我看到了依稀的 MDR 字样。

她还带着一些非常简单的耳坠和项链。在多年之后我已经忘记了具体的式样。她的长相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也并没有典型的香港人特征。衣着很普通,一套淡色偏黄或者粉红的套装。

我看到她从怀里抱着的牛皮纸袋子里抽出类似学生小考试卷的纸张粗粗翻看,怀疑她是个老师。

时隔多年,我还是在想,这人到底是不是从 2004年左右穿越过来的?

她的不少特征我已经忘记,所以记下来一些。

不成文。

Published / by darkwhite / Leave a Comment

几年中眼见自己逐渐失去了写下作文的能力,被时间推着往前走,也无法弥补。琐碎和生活总是需要花费时间,当然也有许多是被拖延掉的。

搬来纽约之后,常常庆幸三十岁之前花了十年在香港,且最后颇过了一阵肆无忌惮的日子。与之相较,尽管现在人生即将迈入新的阶段,仍时不时不切实际的假设和空想。

到达纽约本就没有什么新鲜感,加之生活的压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和形态在前方集合,自认为需要时时自省,我是不是抑郁了?心里非常明白抑郁的人应该来说问不出这样的问题,但是还是心存侥幸能够防患于未然。

跟香港比起来纽约近乎于一无是处。但是最近发现卧室除了放一张 King Size 床之外居然还能勉强塞下一张婴儿床,感觉有些奇妙。原先以为大城市的生活没有太大分别,这一点上却是香港做不到的。生活在这一刻终于出现了分叉路。其实如果能够买个小别野的话简直分叉得没边了,但是毕竟还是穷。

公司里的面孔乏善可陈,其实也不能这么说,来来往往去年部门规模扩张了不少,招来的人也充分体现了纽约是个左而包容的城市。然而到今天大概也没满一年,几轮炒人和离职之后剩下的还是老面孔。原先在香港发生这样的事总会听听八卦,但是好像在这个传说中上班连合同都不用签的地方,有点稀松平常。目前最短记录是上班第一天离职,恐怕难以有后人超越。

刚搬来纽约,打开带来的行李,在干燥的10月的空气中,感觉香港带来的鸭绒被好像刚从洗衣机里拿出来。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两个冬天,刚过去的几个月最低温度居然达到零下20度。上海有黄梅天,香港有半年的黄梅天,纽约有半年的冬天。没啥好地方。

花了心血和时间磕磕绊绊学会了开车,随便被老婆和销售忽悠买了辆。发现买了车之后确实对车在意了不少,但是主要是因为现在这车转弯有点飘,导航有点蠢,方向盘有点轻。还是不能理解那些喜欢的车、谈起来头头是道的人,但是说起来买之前确实应该关注一下看看情况。然而也不能开车上下班。烦。而且还是不认识大部分车标。

每次在 Queens 和 Manhattan 之间开来开去总会看到 Manhattan 的天际线,好看的,不好看的,配合的是路面不平得好像再颠一下就要起飞。

浮游。

Published / by darkwhite / Leave a Comment

整理箱子之前基本没有看过相关的游记,一方面是因为厂里不能打开大陆的小型网站和豆瓣,一方面也是觉得自己困在一个岛上到时候总是能够找到需要的信息。临走之前同事过来聊天,提到水底录影需要一只 GoPro,于是想到原来还有这种东西,终于在知乎上搜索了一下发现了一张后来也没有用上的物品单。Edose 花费了大量上班的时间来寻找相应的信息和作日程安排,还和淘宝卖家唇枪舌剑,劳心费力,令我感动。

前半程的去程飞机第一次坐了 A380 ,顿时觉得整个行程都闪亮了起来。后半程的 A330 人员稀薄,机组人员眉目间弥漫着度假的气息。Edose 如同第一次坐飞机的小女孩一样,伸长了脖子去看窗外新加坡的夜景。

抵达马尔代夫是当地时间晚上 11点多。Malé 的机场破破旧旧赤脚的当地人鱼贯穿梭。有船摆渡我们上岛。漆黑的天幕下,我们爬到上层甲板,湿热的海风、低垂的星空、破开的海浪,于是放松下来,真的来到印度洋中的四面环海的小岛上了。船经过其他小岛和酒店,黑色的海中升起整齐的珠链般的灯光。面对我俩“真漂亮”的感慨,工作人员自豪地翘起大拇指表示那是两星级的,而我们要住的是五星级了,比它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段子集。

Published / by darkwhite / Leave a Comment

话说今天中午吃大胸美女同事的离职饭,某同事夹起一大个豆沙包放到嘴前,一口咬下去。热气腾腾的豆沙果然喷到了他的脸上一小片,然后他惨嚎了一声:shit !

工作十年、年薪百万以上的同事接到女性的电话后,指导对方折腾了半小时的 iTunes 。电话那头的女性最后扔下一句以后请你吃饭就挂了电话。

香港人叫女朋友宝贝之类的昵称时有时候会叫 BB ,有些人喜欢叫傻瓜之类的昵称的,会叫成 傻B 。

昨天去厕所,看到有人端着个杯子从隔间里出来,还喝了一口。我没好意思凑上去看杯子里是什么。

想到大学里被毁得不成样子的三观。最近的一次是毕业搬出来之后微波炉热完一盆蔬菜忘在里面了,一个礼拜之后发现,保鲜膜下面一盆的苍蝇幼虫。

新年第一天 a.k.a 情人节上班,隔壁组的某挺漂亮的女同事穿了一套类似校服的玩意坐办公室里。(香港的校服其实跟日本的还挺像的)

同事纷纷表示二月份应该去韩国滑雪,还跑来问我为毛不去,说要注意劳逸结合啊。

老板今天早上买了两杯小杯的咖啡当一杯大杯的喝,因为公司有优惠买一送一。

某同事上午订旅游路线,下午订餐馆。我说你这坐一天得3k多吧。。这钱来得真容易。

法国的同事去了荷兰给我老板带回来一大堆荷兰奶粉。

斜对面的法国妹子整天把胸放在桌子上。

卖了 iPhone 5,买了个不知道什么型号的 Sony。曰:这个防水,不但能洗澡的时候看,而且还能潜小小水。

旁边组有个印度人的英文名字叫做 CTM 。

厂里的投行部实习生,要去抢客户。客户住在某五星级酒店里,希尔顿还是什么的,然后因为没有预约前台不让上去。实习生一个电话打回公司问上司怎么办,上司 直接把电话挂了。五分钟之后上司的秘书打电话给实习生说,公司给你们定了某一级的高级套房,你们去登记入住就进去找人了。#太机智了 #零七之前

前天中午聚餐,同事们在忆往昔峥嵘岁月,曾经有个同事去东南亚某地潜水,岛上没有信号他就把手机给了地陪,厂里有事找他,于是地陪接到电话千辛万苦把他从 水里叫上岸,然后用直升机运到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半小时国际长途加远程桌面用掉几千块,加上直升机的钱,最后厂里统统报销了。 #零七之前

收拾家里的猫五天。谁再跟我说猫屎咖啡真的跟猫有关,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