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集。

话说今天中午吃大胸美女同事的离职饭,某同事夹起一大个豆沙包放到嘴前,一口咬下去。热气腾腾的豆沙果然喷到了他的脸上一小片,然后他惨嚎了一声:shit !

工作十年、年薪百万以上的同事接到女性的电话后,指导对方折腾了半小时的 iTunes 。电话那头的女性最后扔下一句以后请你吃饭就挂了电话。

香港人叫女朋友宝贝之类的昵称时有时候会叫 BB ,有些人喜欢叫傻瓜之类的昵称的,会叫成 傻B 。

昨天去厕所,看到有人端着个杯子从隔间里出来,还喝了一口。我没好意思凑上去看杯子里是什么。

想到大学里被毁得不成样子的三观。最近的一次是毕业搬出来之后微波炉热完一盆蔬菜忘在里面了,一个礼拜之后发现,保鲜膜下面一盆的苍蝇幼虫。

新年第一天 a.k.a 情人节上班,隔壁组的某挺漂亮的女同事穿了一套类似校服的玩意坐办公室里。(香港的校服其实跟日本的还挺像的)

同事纷纷表示二月份应该去韩国滑雪,还跑来问我为毛不去,说要注意劳逸结合啊。

老板今天早上买了两杯小杯的咖啡当一杯大杯的喝,因为公司有优惠买一送一。

某同事上午订旅游路线,下午订餐馆。我说你这坐一天得3k多吧。。这钱来得真容易。

法国的同事去了荷兰给我老板带回来一大堆荷兰奶粉。

斜对面的法国妹子整天把胸放在桌子上。

卖了 iPhone 5,买了个不知道什么型号的 Sony。曰:这个防水,不但能洗澡的时候看,而且还能潜小小水。

旁边组有个印度人的英文名字叫做 CTM 。

厂里的投行部实习生,要去抢客户。客户住在某五星级酒店里,希尔顿还是什么的,然后因为没有预约前台不让上去。实习生一个电话打回公司问上司怎么办,上司 直接把电话挂了。五分钟之后上司的秘书打电话给实习生说,公司给你们定了某一级的高级套房,你们去登记入住就进去找人了。#太机智了 #零七之前

前天中午聚餐,同事们在忆往昔峥嵘岁月,曾经有个同事去东南亚某地潜水,岛上没有信号他就把手机给了地陪,厂里有事找他,于是地陪接到电话千辛万苦把他从 水里叫上岸,然后用直升机运到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半小时国际长途加远程桌面用掉几千块,加上直升机的钱,最后厂里统统报销了。 #零七之前

收拾家里的猫五天。谁再跟我说猫屎咖啡真的跟猫有关,我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呵呵。

想法太多。

想换一份工作。
想换个电脑。
想学开车,买辆车。
想提前还贷款。

说到底都是钱的问题。24岁半。企图在这个年龄实现财务自由果然是脑子坏脱了。

更新。

低着头冲过雨幕的时候总会想起两年前,面对地铁站外面突然下起的大雨,故意不带伞的我,什么都不想地,就看着面前的雨点。当时有个男人突然拍了我一下,说,走吧,我借伞给你遮头。然后我就跟着他往公司的方向走,一路也没什么交谈。
连续两份实习,加起来15个月,两年前的我彻彻底底忘记了做学生的感觉。看着灰色的雨幕,觉得时间无限伸展,看见了自己之后一次又一次在这里走过、发呆、打电话的样子;觉得自己异常渺小而又驻立不动,看见了身边人群前进后退。直到那个男人拍了我一下。
我还记得他说他是在隔壁的中银上班。走路的时候眼睛认真仔细地看着前方,好像这条路是随着他的步伐而出现那样的自然。

我好像总是在选择,一开始认为真是无所谓,到最后会证明我是对的还是错的,然后还能选下一次。直到我说我接受录取的六年之后,我终于发现,并没有结果,或者说还远远没有到结果的时候。

其实六年前自己哪里会想这么多,六年后才知道自己没有打算想这么多。眼睛一睁就是现在。六年前坐在自己的硬板床上,对着黑色的空气笑笑,然后再一次听到电话铃响。好像什么都没想,又似乎什么都想过了。几天之后买了这辈子第一条牛仔裤。

现在也还是喜欢看窗外,所以颇为喜欢现在的房子。总觉得晚上的黑色是流动的光,载着其间的人群来来往往。上海的家里能看见烟花,这是顺带着喜欢上的。

中学的时候背过许多句子,喜欢一些歌,认认真真地整理那个容量不大的播放器。这播放器也来了香港,但是今年搬家的时候扔了,也忘记了给它照张相。还有很多东西也扔了。很久以前心血来潮电子化过一些纸质的东西,但是好像有更多的东西没有电子化就扔掉了。觉得生活和电子是分开的,有些东西扔掉了就是不想要了。电子化也不是没有失去过什么,电脑硬盘清零过好几次。中学时辛辛苦苦导入导出的短信们都不见了。还有些想不起来的东西也不见了。

这才是关键的。在念念不忘的过程中忘记了。习惯于把这些矫情的句子跟自己的经历联系一下,联系得起来就不是矫情。

前几天要用英语做演示,自己默默地还是准备了几个钟头。这时,心里冒出的念头是,要是可以讲中文的话拿张纸片看着就行了。这难度模式果然有所区别。

这篇断断续续写了好几天,觉得没写完,不过算了。

农历新年。

很久很久之后我又在这里出现了。穿得鼓鼓囊囊坐在电脑前面打字,春节总是这个样子。

新年愿望,下决心做某事的激情早就没有了,主要是能在公司里再混两年。

年轻的中产阶级。

最近在折腾买房子的事情。
要问家里要钱,要自己看看能不能出一部分,要去看房子,要做任何要买房子的人需要做的任何事情。当然,其实不是任何买房子的人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被 Edose 抓着看了好多《非诚勿扰》,其实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男人是前一阵子那个东北的语文老师。别人问他有什么兴趣爱好,他很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以前喜欢弹吉他,后来自己懒了就不怎么弹了。他还说自己向往很干净很单纯的感情。他还说自己做一些自己觉得对的事情然后跟学校的领导不是很合得来。他已经37岁了。然后台下的所谓老师就说,你要把自己变得和别人一样。当时我就觉得特别恶心。从大学开始一直到现在都特别干净地活着的男人,他不危害什么其他的人和事 ,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他只是感到有些迷茫有些痛苦,因为周围的人有时候不理解他,所以他就要变得跟周围的人一样么。

抓着 Edose 看了十多分钟的《God bless America》,比较血腥,估计接下来找个什么时间自己看掉它。

这个时代,我们辛苦地收看一样的电视节目,刷同样的新闻来源,为了自己不被社会扔下,为了自己能够和别人第二天有简单的对话。我甚至还接受过加起来整整 两天的培训,教我怎么准备和应付在电梯遇见上司或者同僚的几分钟尴尬的同乘。
去年实习结束吃饭的时候,有一个后台的女生说,我的梦想是做银行家/I dream of becoming a banker 。我当时差点就跳起来说,你知道银行家是什么鬼东西么 ,还是你只是做梦都想拿着个黑莓在机场里贵宾厅里一边回复邮件一边告诉身边的人希尔顿也不过如此。

其实我讨厌很多东西。我讨厌跟别人说起自己要买房子要比较这个那个,我讨厌跟别人说起这个电子产品究竟什么地方是优势什么地方是劣势,我讨厌要处理诡异 的 HR 提出来的诡异的计划。有些时候我想对这帮玩意说,请你们下地狱吧。

我依然不是为自己而活的人,只是我似乎愤怒了很多。

另,前面那篇果然还没有补完,大概其实从来没人觉得那东西会在一个礼拜里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