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

低着头冲过雨幕的时候总会想起两年前,面对地铁站外面突然下起的大雨,故意不带伞的我,什么都不想地,就看着面前的雨点。当时有个男人突然拍了我一下,说,走吧,我借伞给你遮头。然后我就跟着他往公司的方向走,一路也没什么交谈。
连续两份实习,加起来15个月,两年前的我彻彻底底忘记了做学生的感觉。看着灰色的雨幕,觉得时间无限伸展,看见了自己之后一次又一次在这里走过、发呆、打电话的样子;觉得自己异常渺小而又驻立不动,看见了身边人群前进后退。直到那个男人拍了我一下。
我还记得他说他是在隔壁的中银上班。走路的时候眼睛认真仔细地看着前方,好像这条路是随着他的步伐而出现那样的自然。

我好像总是在选择,一开始认为真是无所谓,到最后会证明我是对的还是错的,然后还能选下一次。直到我说我接受录取的六年之后,我终于发现,并没有结果,或者说还远远没有到结果的时候。

其实六年前自己哪里会想这么多,六年后才知道自己没有打算想这么多。眼睛一睁就是现在。六年前坐在自己的硬板床上,对着黑色的空气笑笑,然后再一次听到电话铃响。好像什么都没想,又似乎什么都想过了。几天之后买了这辈子第一条牛仔裤。

现在也还是喜欢看窗外,所以颇为喜欢现在的房子。总觉得晚上的黑色是流动的光,载着其间的人群来来往往。上海的家里能看见烟花,这是顺带着喜欢上的。

中学的时候背过许多句子,喜欢一些歌,认认真真地整理那个容量不大的播放器。这播放器也来了香港,但是今年搬家的时候扔了,也忘记了给它照张相。还有很多东西也扔了。很久以前心血来潮电子化过一些纸质的东西,但是好像有更多的东西没有电子化就扔掉了。觉得生活和电子是分开的,有些东西扔掉了就是不想要了。电子化也不是没有失去过什么,电脑硬盘清零过好几次。中学时辛辛苦苦导入导出的短信们都不见了。还有些想不起来的东西也不见了。

这才是关键的。在念念不忘的过程中忘记了。习惯于把这些矫情的句子跟自己的经历联系一下,联系得起来就不是矫情。

前几天要用英语做演示,自己默默地还是准备了几个钟头。这时,心里冒出的念头是,要是可以讲中文的话拿张纸片看着就行了。这难度模式果然有所区别。

这篇断断续续写了好几天,觉得没写完,不过算了。

3 thoughts on “更新。

Leave a Reply to 路遥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