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

昨晚的梦很神奇,梦见我手机的输入法横屏的时候从难以辨认的蓝黑配色变成了正常的黑白配色。
醒来时,我在想,究竟自己是有多在意这些细节。
这个月手机流量竟然已经用去了差不多一半,想着明年应该自己还是在学校里,咬牙没有去换一个套餐。白天有时候手机会自己把应用升级一下,昨天睡前才发现自己设置了允许自动升级。

现在在去往屯门的路上,为了办签注的延期我需要拿到大陆的身份证。让家里人寄过来他们不愿意,现在我也不争辩什么了,两个小时跑一趟,省得自己至少要花半个小时长途电话吵一趟。吵完还要换 msn 继续吵。这么多年了已经不用了。离开了家所以现在也就只有有限的限制和联系了。他们自己应该也知道。

新的公司已经上班两个礼拜了。投行是很多人的梦想,但不是我的。我只是为了搞点钱去的。其实我严肃怀疑有些人在去搞钱的过程中把它搞成自己的梦想了。
其实曾经我也是有梦想的。刚刚学电脑的时候一直觉得要把它学好,然后创造个类似当年的 WPS 的东西就是自己的梦想:小时候站在交大的那个领奖台上我就是这么想的。逐渐逐渐,自己似乎也只能学电脑了。直到现在。
在投行里做程序就很有意思么,看看文档其实什么都学不到,只是去重复劳动。
进大学的时候其实默默地觉得自己已经22岁,然后深感时间不足,企图学很多东西;去年工作的时候觉得自己转眼就要27岁,深深为了觉得自己一无所长而悲哀。其实现在的自己才只有22岁。我也不知道当时的想法哪里来的。

之前的科学园的时候觉得工作极为养老,心有不甘,却依然能学到新的东西。现在在所谓快节奏的投行里,其实什么都学不到,变成了螺丝钉。

便是这样了吧。看着极为无语、自己都努力抨击过的为了敏捷而敏捷,以及严格流程的开发模式填空。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我能做又如何,我能做得好又如何。再过几年要是敏捷和快速迭代不再流行了,我拿什么去吃饭。

尽管其实随着时间的过去,之前的梦想早就消失了。不过,我仍然是不应该在这种地方消磨自己的岁月。

4 thoughts on “重见。

  1. Healson

    人有的时候就是随波逐流。看着洒脱的人过着洒脱的生活,但想到自己,绝大部分是打的退堂鼓,洒脱的生活不是每个人都适合。

    Reply

Leave a Reply to Bronco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