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交通工具。

高中的时候写了很多日志,在走路和坐车的时候。
周围所有人都拿着一个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不过大多数都在上网,没有看小说的,觉得难道最近的流量费真的低到这个程度了,为什么我还是用不起。各种型号的iphone,各种型号的黑莓和htc。车到了沙田,没下去什么人,旁边没有打扮得很青春的人,都是一脸无聊的中年人,应该是下班路上吧。自从我上班之后,出行的时间也和学校里的同学错开了。没什么可以给我养眼,外面也不是什么漂亮的夜景。
其实香港有多大呢,我一直想知道,有人说北京的一个区,这纯属刚来香港血气方刚的神经病。
坐巴士和小巴多了之后,原来是这么曲曲折折的。却也大都是荒凉。
到了地铁里,沙丁鱼罐头的程度好过上海很多,但是貌似到今天我还是喜欢那个夏天曾经在车厢里放冰块的地方,还是很喜欢惨白的灯光。

上班讲广东话越来越熟练,逐渐发现其实有些事情普通话也讲不清楚,广东话也不行。当我表达能力差好了。

中年大叔拿了个PSP,总觉得还是有些违和感。

最近开始做梦了,却还是同一个。走来走去,风移影动,环境自己变化。颇有些怀疑是以前科幻看坏了脑子。
听人说要去台湾玩,百爪挠心。又觉得一个星期没什么意思。幻想自己一直站在无边的麦子里。

1 thought on “漫长的交通工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