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amp。

很久没有写任何字。ocamp是一个比较考验人的活。

Day1。
之前的pre-camp,helper自己玩得非常高兴。介绍也很简略,因为完全没有意识到ocamp是一个怎么样的东西。然后终于在两天后,发现,新生们要来了。我的任务是去红勘接人,一个无比轻松到可以12点起床的任务。结果当天早上死活睡不着,一怒之下起床,穷极无聊之下去陈宿1层帮忙check-in。后来就是在去接人和check-in之间转换。也不算特别忙乱。当天两顿饭没有吃,但是也没有发现自己饿了。
晚上是ice-breaking。很放松地客串了一下主持,然后大组长同学进来之后就去游戏,中间居然发现组员身体不适,summer同学提出送去威尔士亲王医院,现在回想,当时真应该送去的,嗯,可以给他个教训,毕竟几百块不是个小数目。然后就没玩什么游戏,在外面和nelson同学聊天。回到寝室之后,了解了第二天的事物之后,貌似已然12点了。

Day2。
早上的大合照之前照例是helper们自high。追燕在香港的所有人一起合影,感觉很亲切。之后的开营礼,坐在最后一排,helper们聊天睡觉,姿态各异。ocamp的第一顿午饭竟然是shaw的颓饭,orz。况且更加囧的是,shaw的颓饭居然要20块钱,这是赤裸裸的抢劫啊。
下午新生银行开户,以及与LEO见面,helper们井然有序分为几拨,进行吃饭,killer,睡觉,大冒险等活动。晚上的自由活动,部分新生前往与家长见面,helper们居然带着一些新生去了中餐厅吃饭,顺便说一句,吃饭的时间太晚了,我都快饿死了。不知为何,所有关于这一天最后晚上的时间安排都无法获得考证,但是我记得我貌似是12点左右才到新生那边去告知他们第二天要携带的东西。那就说明大组长同志给我们开的会延续了很长的时间。晚上组妈们一开始貌似打算排练舞蹈,但是变得非常之水,我大概是10点左右无奈回寝。

Day3。
上午新生们英语考试,helper在TYW LT门外席地而坐,分组killer,睡觉。之后带去LSB分学院注册。helper们无所事事,最终决定先去吃饭。后来新生们来到之后,发现吃完饭距离下午的lecture还有很长的时间,helper们继续自high以及带着新生们high,饭堂里一时间可以同时举行数次大冒险。部分家长很高兴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大冒险,并且拍下照片。
下午的lecture时候,大组长同学在睡觉,并且成功地被拍下睡姿。他之后在结束lecture之前醒来,草草带着helper们练习了一下dem beat。晚上是gym游戏,我们大组应该来说,RP总体上不是很高,并且dem beat更多是helper自high,因此大组气氛并不是非常热烈。最终以总分倒数第一结束,大组长最后的dem beat非常悲壮,以致貌似helper们的情绪被带动了。晚上带回的时候完全不想跟组一起走。晚上大组长同学叫了pizza,helper们自high。之后组妈带着小组去和另外一个小组一起颓,18个人的killer,作为MC,我崩溃了。

Day4。
shaw的大O,发现去年的大O的小组里很多人都是今年的helper,觉得去年的自己真是很幸运,能够进这么一个小组,每个人都友善而亲切,并且在一年中都会和聊天和打招呼。大O的任务也就是做做翻译的工作,发现某个小组的dem beat居然是普通话,我囧了。然后晚上去把自己放在别人那里的东西收拾了。顺便说一句,我觉得shaw的ocamp真的是属于没有向内地生展示可怕的一面。
听说台风的消息。

Day5。
新生的安排是一整天的lecture。结果发现工科的helper真是属于巨颓的那一种,在TYW LT外面玩各种冷笑话游戏一个上午,并且延续到达下午。下午去了超市,为新生采购了一些饼干和泡面,作为第二天台风的干粮。晚上的寻宝游戏,我本来想颓掉,可惜,杨潇不想,无言,只能跟着快步走,路上闲着没事给组员们讲鬼故事玩。结果发现我的组爸太ws了,居然在广州市聚的时候就给新生讲过了。晚上居然12点helper开会,本来还想带着组员们玩的,结果之前被组妈们水的功力吓倒了,就是没敢去叫组员们来颓,尽管事后证明,这个会是史上最短的。晚上的安排同样已经被淡忘。查阅短信发现12点去601开会。

Day6。
台风带来的day-off。早上10点多起床,或者也有可能是11点。慢慢悠悠地洗漱和吃了点压缩饼干。然后把组员们叫来分发食物,结果发现他们都在选课。当场无言。去群群组玩。杨潇下午3点起床,然后想到了吃饭这个事情。之前我对组员们放弃努力的时候告诉他们想要吃的就自行到我和杨潇处拿。结果杨潇心血来潮晚饭要一起煮泡面吃,组员们到场之后纷纷表示,自己都吃过了储备粮。晚上居然打蛇,我非常愤怒。结果晚上的组聚居然去了陈宿8层,无数个小组在那边,声浪巨大,我逃跑了。

Day7。
香港一日游。老样子。到下午居然天气放晴了。我被扔进了海里。helper们严重自high。基本上都准备了换洗的衣服。郭大组长被推下海,很好很强大。傍晚去维港,什么都没有看到。就是简单地走走。晚上吃宵,菜上得比去年还要慢,于是组里疯狂玩各种游戏,有些是我完全没有天赋的。大冒险无数次。当然大多都是helper自high。

不想再写流水账了。

O‘night。
自己答应去打灯光。简单培训。然后就是练习了两天,排出了所有节目的灯光表,然后就是手指灵活度的问题了。错过了最后的煽情大组活动。O’night当天,在后台,听步话机里的指示,看着rundown,一个个的节目打灯,中间一个节目的背景MV在我的电脑上播放的时候会在最后30秒卡住,桥疯了,nelson说他自己曾经播放过,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保险起见,还是在距离那个点10秒钟的时候把节目切掉了。之前让后台很无奈的拉幕的两个人在这个时候非常配合。台上的演员尽管不明就里,还是作出了谢幕的动作。之后小小讨论过这个MV的问题,找不出原因,或者其实也是不想找。最后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提出让nelson和我都在各自的电脑上播放一遍这个MV,两个人想想还是算了。其实最主要的是,卡住的时候wmp会把音乐一起停掉。这个MV估计是这辈子都不会再看了。
最后的煽情,做得很好,可惜后台的人都在监控播放video的电脑的状态,无暇顾及video的具体内容,那个video也着实BT,不断用黑屏切换场景。每次屏幕黑下来,大家的心就揪起来。某一次黑屏的时间特别长,桥的脸都白了。
台下很多人都哭了。

1 thought on “O’camp。

Leave a Reply